聚焦急救人员:每天工作24小时 曾忍受各种委屈

时间:2011/10/3 17:40:59 点击:

  “你们凭什么停在这里,堵着我的道了!”“我们是999急救中心的,正在抢救病人。”“那我不管,你们这样耽误我时间了。”

  9月28日下午三点三十分,记者随车牌为“京J J9278”的北京999急救中心急救车到达北京市海淀区安平庄怡美家园小区门口,抢救一名因酒精中毒而倒地昏迷不醒的男子。急救车就近停在昏迷者身旁,他被医生抬到车上后,正在扎输液瓶,而车后却冲出一名中年男子,对着我们咆哮不已。

  “难道你的时间比人家的生命都金贵么?”现场的两名警察愤怒地反问道,但那名男子继续咆哮着,直到记者掏出手机要拍照,他才悻悻离去。四周站满围观的群众,但没有几个人帮急救人员说话。

  “这种情况经常有,每一次在现场,周围人说什么的都有,有的时候在小区抢救,占用一下人家的车道,居民们就不干了。”随车的医生杨智芳告诉记者,“今天还好有警察在现场,往常比这过激的人有的是,他们觉得自己的事情才是天大的,比别人的生命还重要。”

  爬过北京每一座山

  9月19日,北京市红十字会向工作满十年的999急救中心职工颁发了纪念牌,在这个24小时待命的工作岗位上能工作满十年,确属不易。

  急救人员每天是24小时工作制,从早八点上到次日早八点,24小时随时待命。急救中心副院长田振彪告诉记者:“晚上他们要和衣而睡,就是只脱掉鞋子,最多脱件上衣。因为按照规定,接到急救电话后,两分钟内车就要开出去。”

  急救车从外面看起来似乎很大,实际上人坐进去后,会发现里面的空间其实很小。车厢里放着几柜子药品和抢救设备,加上一张担架床,医生和护士只能坐在车窗下的侧座上,没有扶手,车一开起来,颠簸得要命。从来不晕车的记者,在面包车里被晃得天旋地转,一个小时后强烈的呕吐感已到忍耐的极限,下车后已经走不直道。而每名急救医生,每天要这样出车十几次。

  “经常一出车就是一宿。夜里打急救电话的情况比较多,而且没有亮光,地方不好找。”杨智芳在颠簸的车上告诉记者。

  目前直升机救援还没有普及,在北京西部的山区,急救人员只能手脚并用爬上山。“跋山涉水的事都干过。”田振彪如是描述他的急救生涯,“北京周边的山区,每一座山我们的医生都爬过,包括我在内,阳台山、鹫峰、妙峰山、凤凰岭、八达岭,我们都爬过。抢救的时候医生们提着沉重的担架,徒步两个小时爬上去。”

  “山上救援都是野山,根本没开发过,也没有正常的道路,全部都是自己爬,一次就是多少个小时,上次记得是一天一宿,拎着药箱、担架还有各种设备,夜里打着手电搜救。”急救医生朱俊鹏回忆起爬山搜救的经历。

  十年间,999急救中心共救助病患200余万人次。“我们碰面的时候,和别人不一样,我们喜欢聊救过多少人,怎么救的,听见别人救人成功,自己也高兴。”朱俊鹏如是说。

12下一页
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
 

中国品牌网 © www.cna.one 2018-2028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 电话:010-8888888
未 经 授 权 许 可 ,不 得 转 载 或 镜 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