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保存到桌?/span> 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热点品牌

天中悬案:农场主驾机弄瞎他人眼,原因成“谜”

时间:2017-05-26 21:01:19  作者:唐泽民  来源:警务中国网  浏览:731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天中悬案:农场主驾机弄瞎他人眼原因成“谜”特约记者唐泽民文/图2017年5月24日,素有“天下之中”一说的河南省遂平县常庄村农场主陈志永,向多家媒体投诉说,他讨账时被欠账的同村农场主韩贺中残忍的驾驶大型收割机,将其卷入轮下,导致他右眼球当场掉出来,从此永远失去了一只眼睛。但是,事发至今已经过去了八个多月了,对方竟然不理...


天中悬案农场主驾机弄瞎他人眼  原因成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特约记者 唐泽民  文/图

    2017年5月24日,素有“天下之中”一说的河南省遂平县常庄村农场主陈志永,向多家媒体投诉说,他讨账时被欠账的同村农场主韩贺中残忍的驾驶大型收割机,将其卷入轮下,导致他右眼球当场掉出来,从此永远失去了一只眼睛。但是,事发至今已经过去了八个多月了,对方竟然不理不睬,至今仍逍遥法外。他说县公安局和县检察院因为事实不清,两家一直在递卷退卷,都说弄不清事实和原因。

    就这样,本来一起事实清清楚楚的故意伤害案件,被一些人鼓捣的乱七八糟,现在原因快成“悬案”,成天下大“谜”了。

    “这是对我心灵的再一次伤害!”电话的另一端,陈志永伤心欲绝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事件起因   

    2015年10月,常庄三组的韩贺中承包的农场里,还有430多亩地仍然白着。听说近期有雨,因急于耕地备播,韩贺中就找到了地边相连的同村同行陈志永,请求帮忙,给他耕一耕地。平时在村里就为人善良实在的陈志勇,见韩说得十分恳切焦急,就连人带机器过去帮忙耕地了。但是耕完之后,韩并没有及时给钱。韩先是说粮食都还没有卖呢,等卖完粮食就一分不少给我钱。后又推脱说耕地的价钱有分歧,以此为由,迟迟拖着,就是不予付款。时间长了,路上碰见他,给他提钱的事,他就耍赖了。

  天中悬案:农场主驾机弄瞎他人眼,原因成“谜”

      现在失明后的受害人 陈志永

 天中悬案:农场主驾机弄瞎他人眼,原因成“谜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年曾经年轻帅呆了的陈志永

    就这样一拖再拖,一直拖了一年,拖到了2016年秋天。收玉米前一天,陈的老婆问韩时,韩竟然完全不认这一葫芦醋了:“要钱没有,你想咋着咋着!”

    9月21日早晨约6时30分许,陈说他出门下地干活,路过韩的地头,正好碰见韩在豆子地边,弯着腰给大型收割机换三角带,就要求他今天必须给钱。韩说要给也只能给4000元,但陈坚持要按原来双方说好的5000元。

    “我当时一亩地才收他十块钱多一点,别人都是收好几十元。这个价钱,基本上就是学雷锋,给他帮忙办好事。我当时一个人太累了,几百亩地,一个人干不过来,还自己掏钱请了陈延民过来帮忙,给韩贺中耕地。”

    据陈回忆说,他当时就站在豆子地里的收割机前,手抓着前轮的拨禾轮总成,阻止不让韩干活儿。当时我说:今天必须说好,说不好净搭了,你今天就不能干活。对方一听了生气了。

    争吵了一会,坐在驾驶室里的韩贺中,突然发动了机器,毫无防备的陈志永,一下就被这个好几米高的庞然大物,卷进了收割机里......

 天中悬案:农场主驾机弄瞎他人眼,原因成“谜”           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伤残鉴定书

     惨祸,一瞬间就发生了!

   “ 他明明是冲着我来的,加大油门,不是故意想弄死我是啥?”陈志永气愤地说。

    由于惨案发生得非常突然,这是陈做梦也想不到的。当时,四周近处并无一人在场。还是陈志永本人忍着剧痛,从收割机拨禾轮的缝隙中爬出来的。

     直到这般地步,韩贺中始终都没有下车,而是眼睁睁看着陈志永在地下哀嚎,在求救,在流血!

 天中悬案:农场主驾机弄瞎他人眼,原因成“谜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同一型号伤害人的收割机

      陈志永哥哥陈文敬说,听说后等我来到机器前时,时间大概已经过了20分钟,韩还在车上没下车,是我给他拽下来的。我说:“你看看你把人怼成啥劲了,还不下来?!”他一看弟弟陈志永满身都是血肉模糊,根本看不清到底身上哪里受了多少伤。但是他发现,他弟弟的眼珠子已经掉出来的!当时就是一根筋连着,垂在脸上,血水不止。

    从没见过如此惨状的他当时就吓蒙了,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        苍白证言

      记者两次见到了此案的关键证人冯英。此前,当记者去找她了解情况时,一直对外声称事发时她就在现场的老太太冯英说:“我看见机器是一直转着,响着,他俩在磨嘴儿(吵架)。我六点多时在地里拾豆子。 ”她第一次见面时明确告诉记者:发生事儿时我就在跟前儿嘞。机器(收割机)在地头儿(地边)放着,在豆颗边挨着豆子。他(陈志永)一碰住(受伤)了,我就走了。我也不懂机器,不知咋着他就倒下了。

     当记者第二次找到她再次追问细节时,她又说我当时在远处拾豆子,也看不清。

     第二次说的,和她第一次说的话,完全不一致。陈志永的老婆说:这样前后矛盾的话,难道还可以当证据吗?

    据记者调查,韩贺中的亲外甥女,名叫尚红娜。而尚红娜的婆婆,就是冯英。也就是说,尚红娜是冯英的亲儿媳妇。事发当天,冯英就是韩贺中请她过来帮拾豆子的!

    原来,关键证人和施暴者本人,本来就是一家亲!

 天中悬案:农场主驾机弄瞎他人眼,原因成“谜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韩贺中家的大门紧闭

     陈志永的一个邻居说:这样的证言,法律上的可信度有多高呢?

    但是冯英的话,或已经有关键部门的人相信了!因为,有了“现场目击证人”冯英的证言,韩贺中涉嫌的罪名就由“故意伤害罪”重罪,变成了“过失伤害罪”的轻罪。因此,韩贺中很快就被县公安局放出来了!

   惨案发生后,接到报警的乡派出所警察来到了现场。随后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以涉嫌故意伤害罪,将韩贺中刑拘。但随后的事情发生了令人不可思议的逆转:县检察院不予批捕,随即韩贺中便被取保候审而回了家。这个害得帮忙的人瞎了一只眼睛的当事人,前前后后仅仅被关了七天。 

    至今,事件已发生了200多天了。

     陈志永先后辗转郑州北京等多家医院进行治疗,虽然保住了性命,但却永远失去了他的右眼。治疗已经花去了将近十万的医疗费,这已让他债台高筑。

    其后,遂平县公安局给陈志永的伤情鉴定结果是“重伤一级”,随后的伤残鉴定结果是“六级伤残”。

    现在,一起曾经惊动全县数十万群众的惨案,因为公检法之间的相互移交,至今还没有任何说法。

     恶意转款

     陈志永的哥哥说,在我们一家人忙着去北京治疗时,那天上午韩贺中的银行卡上还有11.2万元,下午就被韩偷偷给转走了,剩下了一张空卡。

    “ 这不是耍赖吗”?

    到今天为止,韩前后总共只给了陈志永一万元,此后再没出一分钱。

    期间,在一次酒后,韩贺中跟村民吹嘘说:我上面有人,我宁愿花100万给公检法,再也不会给陈家一分钱!

    事情果然如此。迄今为止,韩并没有去看望陈志永一次。记者曾经两次来到韩贺中家欲了解情况,但是其家都是大红门紧闭,大锁冰凉,不见一人。记者多次拨打其电话,韩总是不予接听;发送短讯联系,亦未能见到韩贺中一个字的回复。

    有知情村民反映说,韩贺中其实就在县城里,天天潇洒,逍遥自在,快活得很。

   律师声音

   河南博正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潘国旺先生说:如果确实构成故意伤害的“重伤一级”的话,任何人都不能随意放人。按照国家法律规定,故意伤害致人重伤,致害人以故意伤害罪(重伤)追究刑事责任,法定刑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;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者死刑。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: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犯前款罪,致人重伤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;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者死刑。本法另有规定的,依照规定。

     记者曾多次联系遂平县公安局刘局长,欲了解一下情况,但均被婉拒。县检察院说,这样的证据太过于牵强,已经两次退回公安,要求他们补充侦查。

   如今,陈志永还在四处筹钱,等着收完小麦,再一次去北京进行手术。

   他常常一个人呆呆地仰望天空,心中默默地向上帝祈祷:苍天在上,你啥时候能给我一个公道啊?


标签:河南省  收割机  农场主  常庄村  遂平县  
相关评论
合作信箱:986569019@qq.com 联系站长:zgfzb@foxmail.com 客服QQ:986569019中国品牌网&版权所有
Powered by OTCMS V1.50 Beta